如何看待我国目前的科技实力?客观地讲,我们既不能妄自菲薄,也不能妄自尊大。近几年,我们连续取得了一系列世界瞩目的科技成果,2018年我国科技研发人员达到了418万人,居世界第一。发明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居世界首位。全社会研发投入规模也已经跃居世界第二位。但是,我们需要清醒地看到,当前,我国的科技创新能力与主要发达国家之间仍存在较大差距。无论是芯片、操作系统,还是被视为飞机、汽车“心脏”的发动机,在一些关键领域和核心技术上,我们仍面临“制约”的境况。“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、买不来、讨不来的。”我们应该如何提升自主创新能力?从哪些方面着手来改变这种状况呢?

9月52148CCTV-2央视财经频道《中国经济大讲堂》特邀中国科学院院士、科技部原部长徐冠华,为您深度解读《科技强国梦,我们该如何实现?》。

嘉宾简介

徐冠华,中国科学院院士,科技部原部长。他从小就对科学表现出强烈的兴趣。投身科研工作后,他坚持“科技报国”的信念,始终将自己的事业与国家的经济、社会进步紧密相连。他走上科技部部长的岗位伊始,党的十六大确立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,要求制定国家科学和技术长远发展规划,“让科技惠及每一个百姓”。他直接参与、组织了2000多名来自科技界、经济界、教育界的专家,开始了空前规模的战略研究,用三年时间,制定出国家《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(2006-2020)》,得到党中央、国务院的批准,确立了我国2020年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的重要战略目标,并积极推动这个纲要的具体实施。

1. 要关注“小人物”和“小项目”

我们谈谈在自主创新的实施过程当中,经常遇到的一些认识问题。我觉得一个小项目、一个小人物的创新,它是真正孕育着原始性创新的结果。美国在20世纪的中后期,基础研究的重大科学成就75%来自于不为人们关注的小项目,诺奖的得主也大多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可以讲这不是一个特别的现象。基础研究,可能十几万、几十万就孕育着后面的一个大成果、一个大人才。要给我们青年人机会,要让他们在失败当中成长。我们不是期望每一个人都成功,但是我们的成功没有这些失败是创造不出来的,所以我觉得我们必须要关注小人物、小项目,而且要用足够的支持来培养他们成长,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、对基础研究来讲必须有的观念。我们要切忌、要防止轻易地否定,因为我们确实有些权威,我也参加过不少会议,有的专家在会议上说这个项目不灵,其他的人就跟随,然后这个项目就没有了。我讲不要这样,尤其对我们的青年科学家,不要轻易地使用一票否决,这是我们老科学家的责任。

2. 企业一定要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

我们的高等院校,我们的科研院所,为什么不是技术创新的主体?高校也好,它不是直接面向市场的单位,所以这种比较倾向于技术指标、技术参数的思维一定是存在的,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呢?讲得严重一点,就是单纯的技术导向,比如有的成果技术指标非常高,应当说非常好,但是做出来的市场产品价格也很高,虽然好,但是卖不出去。还有这样的情况,比如我做出一个产品,很漂亮,功能也很实用,但是它是靠手工作业或者是半机械化作业生产出来的,它没有形成产业化的能力,当然也是不行的。企业首先要考虑市场需要什么,所以我说企业是技术创新的主体。

另外一方面,企业是技术创新的主体,并不排斥发挥高校、研究院所的作用,因为我们后面还有一句话,产学研相结合。大学、研究所都有自己的优势,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原始创新的优势,这是我们企业不能比的。有很多原始性创新的成果,还有一批从事技术创新的人才,大学、研究院所也有自己的天空。只有把以企业为主体、产学研结合有机地结合起来,我们的技术创新才有生命力,才会有结果。

3. 要大力支持中小科技企业的创新活动

大家现在能感觉到中小企业的力量,从科技的角度上来讲,我国65%的发明专利是中小企业获得的,80%的新产品也是由中小企业来创造的。为什么中小企业有这么多创新?很简单,中小企业在发展过程中,如果没有自己的技术诀窍,没有自己的发明创造,早就在市场竞争当中被淹没掉了,活不下去。但是另外一方面我想强调的是,中小企业它是诞生大企业的摇篮,我们要关注中小企业,特别是高技术企业的发展路径。从创新开始,在激烈市场竞争当中,大浪淘沙,在市场竞争当中成长壮大,这个应当把它作为企业成长的一般规律。大量面向市场的企业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,华为也好,其它企业也好,都是走这样的一条道路。

所以我们从政府来讲,要创造一个小企业成长的环境,可以叫蘑菇理论,就是你不要自己去种蘑菇,在森林里只要有一定的温度、一定的水分、一定的湿度,那个蘑菇可以成群成群地成长起来。这就是我们的思想,就是我们政府要把工作的重点,致力于创造一个有利于小企业生长的环境,而且让它们在市场竞争当中大浪淘沙,成长出大企业来,这是很重要的。

4. 要积极参与国际科技合作项目

我们为什么要自主创新?如果我们只跟着人家干,我们没有前途,我们一定要自主创新,但是并不是排斥国际合作。因为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,各个国家之间的交流不可避免,各个国家之间的技术共享也是不可避免的,特别是对于一些大的科技产业化工程,没有大家的合作,是不能够解决问题的。

ITER计划,全名是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计划,现在应该说是全球规模最大、影响最深远的大科学工程。目的是验证和平利用核聚变能发电的可行性,包括科学的可行性,也包括技术的可行性。

原子弹是通过核裂变反应,而太阳的能量从哪儿来?就是从不断的核聚变而来。人类能不能把核聚变驯服来为人类服务?这个计划屡经挫折,中国一直希望能够加入到这项工作当中去,但是美国在这里面是一个主要的参加者,它就不让我们进去,一直阻挠我们进去。但后来他们国家内部两派争议起来,意见不一致,它不干了,退出来了。所以我们克服重重困难,加入到ITER计划当中。

热核聚变,它用的是重氢,可以从海水里面直接提取出来,它将为我们人类提供永远用之不竭的、取之不尽的能源。但是要做一个聚变堆,谈何容易。这个是在法国的一个非常大的装置,主要部件超导的磁体系统,它的重量是360吨,而波音747飞机总重量也是360吨,这一个部件就相当于波音747的重量,所以这是一个超巨型装置。

ITER计划是一个伟大的实验,如果这个实验一旦成功,不但对于人类未来的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,而且也提供了一个各个国家合作来解决人类重大问题的一个模式。现在我们中国是除了欧盟以外,参加人数最多的国家。而且我们承包的工作也应该说是非常重要的工作,不仅仅在于我们获得了建造聚变堆和聚变电站的全部的专利,而且更重要的是,在它的研发过程当中,不断有新的技术,这些新技术都是一些难度很高的技术,可以应用到我们国家的科技发展、经济发展的各个领域、各个部门。

5. 要充分认识和发挥重大专项的作用

重大专项是一项重大措施,也不是中国特有的,是全世界各个国家普遍采用的。美国的阿波罗计划、星球大战计划、纳米计划、氢能计划、竞争力的计划等等,美国就是这么干的,欧盟也是这么干的,伽利略计划,都是这样做的。不是中国的发明,重大专项对于集成各个方面的学科的优势、学科的积累,集成各个方面的人才有重大的意义。我们可以利用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,可以更多地来组织资源。更重要的是,重大专项有很强大的溢出效应,绝不是说你搞一个大飞机就出一个大飞机,大飞机中间的过程,有多少材料的需求,有多少通信系统的需求,有多少导航系统的需求,有多少对零部件的这些需求,将大大地带动各种产业的发展。溢出效应不可忽视,我就叫它母鸡下蛋,不断地下蛋,这个对国家的发展极为重要。

在重大专项的选择方面,往往是机遇和风险同在。一旦决策错误,耽搁了这个技术未来的发展,甚至影响我们在全球竞争当中的地位,所以决策非常重要。但是更重要的是要敢于决策,因为涉及到这一系列的重大问题,我以为有不同意见是不可避免的。一些有重大争论的这些专项,往往意味着重大的技术发展机遇和重大的市场机遇。或者是不客气地讲,如果一讨论大家都说这个事需要,需要做,那它市场机遇、技术的机遇大多数情况下早已经不存在了。我们涉及到有争论的问题,一定要敢于决策,敢于担当,而不是把它放下来。你做了,有可能失败,但是还有可能成功,但是你放下来不做,你就彻底失败,什么都没有。所以我是坚决主张涉及到一些有争论的问题,我们一定要有担当精神,一方面做好周密的研究,另外一方面不要犹豫,该决策的就要决策,这样的话,我们国家就能够涌现出各个方面大量的人才,而且我们也会出现一批重大的成果,这是我们所期待的。

 

来源:战略前沿技术;转自:中国经济大讲堂